廟,在入夜後大肆慶宴
同一時間,藍謐的夜空中
那顆星正垂淚怨懟

自從彗星與她相遇的那時起
不幸再也沒離開
這擦身而過無知的彗星
拖泥帶水卻聚集了目光
散落在尾的星屑
一一都有人拾起
而她,滿身泥濘
累,淚不斷的從覆蓋的過錯中滲出
擦不著 也沒人看見

因為不斷的前行褪變
彗星已收斂了色彩
那是多少次與星球擦身的刺痛。
每每回頭
看見覆滿星塵的她
都可憐
醒醒好嗎 距離讓話消失在傳遞中

現實是,
只好繼續向前飛行

廟,在入夜後大肆慶宴
同一時間,藍謐的夜空中
那顆星正垂淚怨懟

自從彗星與她相遇的那時起
不幸再也沒離開
這擦身而過無知的彗星
拖泥帶水卻聚集了目光
散落在尾的星屑
一一都有人拾起
而她,滿身泥濘
累,淚不斷的從覆蓋的過錯中滲出
擦不著 也沒人看見

因為不斷的前行褪變
彗星已收斂了色彩
那是多少次與星球擦身的刺痛。
每每回頭
看見覆滿星塵的她
都可憐
醒醒好嗎 距離讓話消失在傳遞中

現實是,
只好繼續向前飛行


想去旅行
悠悠哉哉的遠行
解讀每個城市的表情
透過不同人的眼界
開擴視野

想去旅行
悠悠哉哉的遠行
解讀每個城市的表情
透過不同人的眼界
開擴視野



適當的催眠自己
即使有如死屍
也要依然充滿幹勁
沒有辦不到的事
有願就有力 衝吧

適當的催眠自己
即使有如死屍
也要依然充滿幹勁
沒有辦不到的事
有願就有力 衝吧


Crying day by day
Having no enthusiasm anyway
Life went hard 
Low paid, no proud
I don’t get it…
Where am I used to been?
Come back n wake me here
Plz, after sleep
Have a fresh new day like ever.
Pray…😔

Crying day by day
Having no enthusiasm anyway
Life went hard
Low paid, no proud
I don’t get it…
Where am I used to been?
Come back n wake me here
Plz, after sleep
Have a fresh new day like ever.
Pray…😔


If I couldn’t doing anymore
I don’t wanna pretend that I am good.

If I couldn’t doing anymore
I don’t wanna pretend that I am good.


挑生日禮物是個艱難的抉擇
尤其最親密的人
千選萬選
全不是必須品
千頭萬緒
也沒把握他會驚喜
其實
我們缺的從來都不是禮物
而是一段相聚的時間
是不是
一通電話
每一個思念的人
又回到最初的起點
那就完美了。

挑生日禮物是個艱難的抉擇
尤其最親密的人
千選萬選
全不是必須品
千頭萬緒
也沒把握他會驚喜
其實
我們缺的從來都不是禮物
而是一段相聚的時間
是不是
一通電話
每一個思念的人
又回到最初的起點
那就完美了。


大十字路口
斑馬路上綠燈亮起
此彼方人潮交會碰撞
兩個女人
對上眼神
禮貌的點個頭,甩甩髮繼續向前
不料 兩人軋然而止
雙方纏住的髮糾結
每每扯動,便痛的叫吼
沒有人願意退讓
從此,她們決定生活在一起
白天互相瞪視
夜晚背對背淚流
直至頭皮鬆脫
直至髮絲相長
這一天
紅髮的女人憐憫的望著她皺著眉的睡臉
一口氣剪斷自己的髮
揚長而去

長痛不如短痛
我知道妳不壞
而我們堅守堡壘
妳若垮台,總是崩落在我的領土
我們都痛苦
但妳別恣意妄為
我已用妳的磚瓦
將自己補得更強大

大十字路口
斑馬路上綠燈亮起
此彼方人潮交會碰撞
兩個女人
對上眼神
禮貌的點個頭,甩甩髮繼續向前
不料 兩人軋然而止
雙方纏住的髮糾結
每每扯動,便痛的叫吼
沒有人願意退讓
從此,她們決定生活在一起
白天互相瞪視
夜晚背對背淚流
直至頭皮鬆脫
直至髮絲相長
這一天
紅髮的女人憐憫的望著她皺著眉的睡臉
一口氣剪斷自己的髮
揚長而去

長痛不如短痛
我知道妳不壞
而我們堅守堡壘
妳若垮台,總是崩落在我的領土
我們都痛苦
但妳別恣意妄為
我已用妳的磚瓦
將自己補得更強大


近墨者黑
我們都在這深鍋裡打轉
你不停的攪拌
卻從不細看
這鍋
不論加了什麼顏料
都黑
時間 丟進去了
耐心 全磨光了
每一桶色料
都在這黑洞毀滅
好想出走的週末
去看看夕陽
從璀璨明亮淹沒進地平線
那消耗殆盡過程的美好

近墨者黑
我們都在這深鍋裡打轉
你不停的攪拌
卻從不細看
這鍋
不論加了什麼顏料
都黑
時間 丟進去了
耐心 全磨光了
每一桶色料
都在這黑洞毀滅
好想出走的週末
去看看夕陽
從璀璨明亮淹沒進地平線
那消耗殆盡過程的美好


在倒帶的旅途
卡住了腳本
偏偏這章節
翻拍的如此窘迫
——向膝下伸手乞憐。
而那粗糙的手
無私遞出所有
頓時
非常非常厭惡自己
過得享受
卻無能奉獻回游
再也不要重演這灑狗血爛戲碼
So shame.

在倒帶的旅途
卡住了腳本
偏偏這章節
翻拍的如此窘迫
——向膝下伸手乞憐。
而那粗糙的手
無私遞出所有
頓時
非常非常厭惡自己
過得享受
卻無能奉獻回游
再也不要重演這灑狗血爛戲碼
So sh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