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當的催眠自己
即使有如死屍
也要依然充滿幹勁
沒有辦不到的事
有願就有力 衝吧

適當的催眠自己
即使有如死屍
也要依然充滿幹勁
沒有辦不到的事
有願就有力 衝吧


Crying day by day
Having no enthusiasm anyway
Life went hard 
Low paid, no proud
I don’t get it…
Where am I used to been?
Come back n wake me here
Plz, after sleep
Have a fresh new day like ever.
Pray…😔

Crying day by day
Having no enthusiasm anyway
Life went hard
Low paid, no proud
I don’t get it…
Where am I used to been?
Come back n wake me here
Plz, after sleep
Have a fresh new day like ever.
Pray…😔


If I couldn’t doing anymore
I don’t wanna pretend that I am good.

If I couldn’t doing anymore
I don’t wanna pretend that I am good.


挑生日禮物是個艱難的抉擇
尤其最親密的人
千選萬選
全不是必須品
千頭萬緒
也沒把握他會驚喜
其實
我們缺的從來都不是禮物
而是一段相聚的時間
是不是
一通電話
每一個思念的人
又回到最初的起點
那就完美了。

挑生日禮物是個艱難的抉擇
尤其最親密的人
千選萬選
全不是必須品
千頭萬緒
也沒把握他會驚喜
其實
我們缺的從來都不是禮物
而是一段相聚的時間
是不是
一通電話
每一個思念的人
又回到最初的起點
那就完美了。


大十字路口
斑馬路上綠燈亮起
此彼方人潮交會碰撞
兩個女人
對上眼神
禮貌的點個頭,甩甩髮繼續向前
不料 兩人軋然而止
雙方纏住的髮糾結
每每扯動,便痛的叫吼
沒有人願意退讓
從此,她們決定生活在一起
白天互相瞪視
夜晚背對背淚流
直至頭皮鬆脫
直至髮絲相長
這一天
紅髮的女人憐憫的望著她皺著眉的睡臉
一口氣剪斷自己的髮
揚長而去

長痛不如短痛
我知道妳不壞
而我們堅守堡壘
妳若垮台,總是崩落在我的領土
我們都痛苦
但妳別恣意妄為
我已用妳的磚瓦
將自己補得更強大

大十字路口
斑馬路上綠燈亮起
此彼方人潮交會碰撞
兩個女人
對上眼神
禮貌的點個頭,甩甩髮繼續向前
不料 兩人軋然而止
雙方纏住的髮糾結
每每扯動,便痛的叫吼
沒有人願意退讓
從此,她們決定生活在一起
白天互相瞪視
夜晚背對背淚流
直至頭皮鬆脫
直至髮絲相長
這一天
紅髮的女人憐憫的望著她皺著眉的睡臉
一口氣剪斷自己的髮
揚長而去

長痛不如短痛
我知道妳不壞
而我們堅守堡壘
妳若垮台,總是崩落在我的領土
我們都痛苦
但妳別恣意妄為
我已用妳的磚瓦
將自己補得更強大


近墨者黑
我們都在這深鍋裡打轉
你不停的攪拌
卻從不細看
這鍋
不論加了什麼顏料
都黑
時間 丟進去了
耐心 全磨光了
每一桶色料
都在這黑洞毀滅
好想出走的週末
去看看夕陽
從璀璨明亮淹沒進地平線
那消耗殆盡過程的美好

近墨者黑
我們都在這深鍋裡打轉
你不停的攪拌
卻從不細看
這鍋
不論加了什麼顏料
都黑
時間 丟進去了
耐心 全磨光了
每一桶色料
都在這黑洞毀滅
好想出走的週末
去看看夕陽
從璀璨明亮淹沒進地平線
那消耗殆盡過程的美好


在倒帶的旅途
卡住了腳本
偏偏這章節
翻拍的如此窘迫
——向膝下伸手乞憐。
而那粗糙的手
無私遞出所有
頓時
非常非常厭惡自己
過得享受
卻無能奉獻回游
再也不要重演這灑狗血爛戲碼
So shame.

在倒帶的旅途
卡住了腳本
偏偏這章節
翻拍的如此窘迫
——向膝下伸手乞憐。
而那粗糙的手
無私遞出所有
頓時
非常非常厭惡自己
過得享受
卻無能奉獻回游
再也不要重演這灑狗血爛戲碼
So shame.


金錢抓不牢
總叮叮咚咚的泄漏出底細
看不清這社會的把戲
討價還價
拉抬身價
每一件不想碰觸的事
都必須強迫
難得,
很高興客戶的肯定
但那其中有一半是臭罵後的呼呼
所有的案子
喜憂參半
我只有個目標
好想變得更強更強
強迫儲蓄
直到時機成熟時
走
去每個朝思暮想的國度

金錢抓不牢
總叮叮咚咚的泄漏出底細
看不清這社會的把戲
討價還價
拉抬身價
每一件不想碰觸的事
都必須強迫
難得,
很高興客戶的肯定
但那其中有一半是臭罵後的呼呼
所有的案子
喜憂參半
我只有個目標
好想變得更強更強
強迫儲蓄
直到時機成熟時

去每個朝思暮想的國度


又犯了錯
一而再再而三
背板塞不進框架
姓氏對不上職稱
思緒紊亂
沒有果醬爺爺幫麵包超人換腦
一切都亂了盤
好累
四個案子的重壓
一個個都迫在眉睫

我並非總是歎氣
而是胸口煩悶的喘不過氣來
而咖啡癮總在假日發作
頭痛欲裂提醒我繼續工作
多希望此時
能停止片刻
吐出所有廢氣
大口深吸氧氣
並享受黑咖啡停留在舌尖的苦澀

沒有了香水
淚,留在枕頭上
明天更加忙碌
晚安…晚安

又犯了錯
一而再再而三
背板塞不進框架
姓氏對不上職稱
思緒紊亂
沒有果醬爺爺幫麵包超人換腦
一切都亂了盤
好累
四個案子的重壓
一個個都迫在眉睫

我並非總是歎氣
而是胸口煩悶的喘不過氣來
而咖啡癮總在假日發作
頭痛欲裂提醒我繼續工作
多希望此時
能停止片刻
吐出所有廢氣
大口深吸氧氣
並享受黑咖啡停留在舌尖的苦澀

沒有了香水
淚,留在枕頭上
明天更加忙碌
晚安…晚安


容易被誤會的人阿

表達是門巧妙的藝術
還在計算的同時
提問一一湧上
而話語便洩在思考之前
覺得一切都完了
別催嘛
停頓、
吞下口水後再回答
不想破壞這層細膩的關係
正因感覺到對方在思考什麼
才又慌又急
這些充滿漏洞的對白
補再多的水也填不滿
很多事
總做得不好
但其實是努力的想周全所有

容易被誤會的人阿

表達是門巧妙的藝術
還在計算的同時
提問一一湧上
而話語便洩在思考之前
覺得一切都完了
別催嘛
停頓、
吞下口水後再回答
不想破壞這層細膩的關係
正因感覺到對方在思考什麼
才又慌又急
這些充滿漏洞的對白
補再多的水也填不滿
很多事
總做得不好
但其實是努力的想周全所有